白雪落红棠

      我想写一个关于我快要忘记的节日的习俗,又是一年清明,那就先从清明节来说好了。
      在我家乡清明就是寒食节,每到这一天到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不是准备要吃冷食了,而是去折发芽的柳枝和柏枝,通常都是在寒食前一天的下午,孩子们都会去折,那时候电视也没有这么多台,手机电脑也都不普遍,对于孩子们来说,又多了一种好玩的游戏,家里孩子不在家的老人们也都会去要几枝,好明天一早插在自家房门上增添几分春天的青气。
     我那时候是特别胆怯的,一点也不活泼,最害怕这个时候我妈也让我去扯柳枝。还记得那颗柳树长在河边上,特别高,我不敢过去,傍晚好多人都围在河边,桥上,看见这么多人就更不敢过去了。这个时候奶奶都会去要一些,分给我一些,想想当时的我真的是胆小的要命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天还不亮,就会有人敲门,有人来送鸡蛋了。在我小时候那几年的寒食节里,第一个来的肯定是姑姑,她是家族里的一个姑姑,关系不近也不远,但她每年必定是最早的一个,端着一盘子鸡蛋,染的各种颜色的,妈妈谢过之后会再送给她我们自己染的鸡蛋或鹅蛋。那时候我也就五六岁,这位姑姑远嫁新疆之后我也有好多年没见了。
       等我再大一点之后,也开始会自己染鸡蛋了,染料是那种打开就会跳走的那种,在学校里小卖部就能买到,还有各种颜色的编织绳,编成用来装鸡蛋的鸡蛋娄子,下课的时候就开始编,还可以点缀上五颜六色的铃铛,现在我家还存着我以前小学的时候编的鸡蛋娄子。鸡蛋娄子的用处是在寒食这一天带着染的最漂亮的鸡蛋去和别人碰鸡蛋,碰碎了就吃了,其实想想还是挺无聊的,不过那时候我们却玩的不亦乐乎。但是近几年我已经很少见了,我在外工作,弟弟也在外上学,清明我回不去,已经好几年没在家过了,现在的孩子天天抱着手机,玩着电脑,大人们也是,已经没有人会把时间分给这些了,最多应该会煮些鸡蛋吧,插个柳枝就已经很不错了。
     今年呢我还是回不去,本来想让妹妹给我发个染鸡蛋的照片,但妹妹说现在不染了,只好发13年我拍的没染过的鸡蛋了。

评论